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
繁华落尽,与君老
来源:马建鹏  发2017-06-10 16:22
茵陈是个女子的名字。
 
茵陈也是一味中药的名字。
 
女子和中药本没有什么关联。只是恰好同名,只是恰好而已。
 
茵陈,喜欢安静,喜欢在喧嚣繁华中沉寂。那寂寞是与生俱来的。别人都说那是一种孤独,独独茵陈自己不觉得。
 
茵陈喜欢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特立。
 
茵陈留长长的发,茵陈有澈静的眸。茵陈内敛,茵陈不喜欢笑,可茵陈沉静的心海有自己的波澜壮阔。那是如歌一样的城阔。
 
茵陈是滨城的姑娘,茵陈喜欢那座城市。
 
沿着海岸线,茵陈喜欢一个人远走。听海风,捡贝壳,看往来的船只,看呜鸣的游轮,她想知道哪一艘可以抵达心里的天涯。
 
日子在一页页日历的翻拣中远走。茵陈大学毕业了。毕业以后的茵陈还是留在了家乡。茵陈依旧喜欢一个漫步海边的时光。只是茵陈的眉眸里多了一些沧桑。
 
光阴流淌,茵陈经历了一些伤。
 
岁月的无声颠沛里,唯一的妈妈去了。直到妈妈走的那一刻茵陈才知道他有爸爸。爸爸不是死了,爸爸活着。可爸爸不是她一个人的爸爸,爸爸还有一个家庭,那是一个完整的家庭。当年是母亲涉足了,当时闹得很凶,可软弱的父亲终不能给了母亲一个名份。因着爱,母亲终也没有告诉儒雅的父亲她怀孕了就匆匆离开那座城市。只一个转身,就是母亲几十年的含辛茹苦。陌生的城陌生的人,母亲的艰辛茵陈都懂。
 
母亲走了,茵陈的目光里突然呆滞馄饨。茵陈想知道,爱究竟是什么?是母亲的“大气隐忍”,还是那个所谓的父亲的“隐忍大气”。母亲一生没有抱怨过一句,多少酸涩一人吞下。直到走的那一刻才交给茵陈一张照片,告诉她,她的爸爸不是走了。茵陈握着照片哭母亲。哭母亲的痴,也哭对母亲的怨。二十年了,每每问及父亲,母亲用饱含深情的眸光看一眼茵陈,就说他走了。
 
可这一刻,茵陈是震惊,继而是悲凉。
 
为母亲也为自己。
 
照片中的男子看起来斯文俊俏,一副金边眼镜更让白皙的面庞儒雅。这越看茵陈越觉得是讽刺。不管那个女人怎样,这样的男人都不该如此。
 
不负责任,没担当,是茵陈最鄙视的。可这一刻这样的词都落在了这个人身上,这个所谓的“父亲”的人身上。是愤也是哀。
 
母亲走了,别的什么话也没留下。突然茵陈不知道何处何从。有迷茫也有慌张,继而觉得凉,彻骨的凉。茵陈没有朋友,她不知道此刻该和谁说,又该和谁商量。
 
一滴滚烫的泪滑落,接着又是一滴……
 
沉沉的寂静,可怕的寂静……
 
突然茵陈被一声猫的尖叫惊醒,同是恍惚中有东西“嗖”的一下从脚边蹿过。是那只养了二年的流浪猫。许是饿了,许是睡醒了,茵陈回过神来,才知天黑了,外面下起雨了,豆大的雨点拍打着窗户,继而有闪电,有雷鸣。一切都被雨夜吞噬,茵陈莫名的害怕起来,她想躲,却不知道躲到哪里;她想藏,却再也找不到妈妈可以依偎。这一刻又是撕心裂肺,那疼开始无依无靠。
 
那只猫该是觅食归来了,她跺到茵陈脚下,没有叫也没有走。茵陈突然觉得自己和曾经的它一样可怜,搂着猫,又是一场嘤嘤的哭……不知道多久,茵陈醒了,天亮了,窗外的阳光明媚,雨后的天空碧蓝澄澈,茵陈却愈发寂静了,这一刻她才清醒了,以后都是独自一人了,再也没有妈妈的陪伴了,猫也没有了踪迹……
 
整理妈妈的遗物,一个厚厚的红皮笔记本赫然映入眼帘,没有上锁,却被压在了箱底,许是年华太久,有了沉香的味道。茵陈捧着,泪却肆意的流淌,这或许就是妈妈一生的情字典藏。她不知道该不该打开,封面上的枫叶就已经把眸心戳伤。可犹豫之后,茵陈还是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雇页,是妈妈的莹莹小字:
 
时光静好,与君语
 
细水流年,与君同
 
繁华落尽,与君老
 
茵陈蓦然的合上了日记本,突然她懂了。
 
她懂了母亲的隐忍,一生光阴,成了茵陈她甘愿沉默。
 
窗外,有鸟语,有花香。茵陈带着笔记本再一次走在了海岸线的海港。看游轮,看海鸟,也看妈妈的日记……
 
…………
 
…………
 
从此,她的心里多了一个叫做父亲的人。
 
每天的晨起昏落,茵陈都会去看海。
 
茵陈的心里有了一个决定,她要去找爸爸。
 
一定要去。一定
 

上一篇:我的心和无边的旷野一样安静
下一篇:那些风萧萧必定需要心上的雨瑶瑶